大家都在搜

滿世界開設法幣交易所的幣安,究竟想干嘛?



本文看點:巴比特專訪幣安CEO趙長鵬,談及法幣交易所,他表示在各個國家開設法幣交易所就像做實驗一樣;談及未來計劃,他表示將在今年底明年初上線去中心化交易所;談及慈善,他表示區塊鏈可以改變慈善事業,慈善也可以進行區塊鏈教育普及,是雙贏;談及市場,他表示對行業很有信心,過去八年幣價上漲200萬倍,未來再漲1000倍很容易;談及穩定幣,他表示對一部分希望發行法定數字貨幣的國家和地區會很有啟發;談及總部,他表示幣安沒有總部,“我在哪兒那里就是總部”;談及趣事,他談到烏干達總統很聰明,40分鐘就聽懂了區塊鏈。

9月15日,幣安宣布上線新加坡法幣交易平臺并開啟內測,不同于馬耳他和烏干達,新加坡是重要的國際金融中心,因而幣安此舉也備受關注。

今年3月,幣安將總部遷至馬耳他;6月在烏干達開設法幣交易所;同期宣布與澤西島合作,計劃開設法幣交易所;近日又在新加坡落地法幣交易所。

幣安全球化布局的版圖日漸清晰,幣安在這一過程中又何考量?各個國家的數字貨幣市場環境是怎樣的?幣安未來有哪些計劃和打算?巴比特獨家專訪幣安CEO趙長鵬,為大家一一揭秘。

巴比特:您在 CoinDesk共識大會上表示,希望明年此刻幣安可以推出5-10家法幣交易所,能否透露下還會在哪里開設?

趙長鵬:馬耳他、澤西、列支敦士登這三個地方目前比較確定,應該會推進法幣交易所,其他幾個目前還不能公開,會影響我們和當地監管部門的溝通,我希望之后每個大洲能有1-2個法幣交易所。
我們觀察這幾個國家,發現有以下幾個特點:

(1)包含了最不發達和最發達的國家:烏干達是聯合國認證的全球最不發達的國家之一,新加坡則是較為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,也是國際金融中心之一。

(2)地理位置跨越了亞、非、歐:烏干達地處非洲,馬耳他地處歐洲,新加坡地處亞洲,澤西島是英國王權屬地而非英國本土的一部分。

(3)國家體制各不相同:烏干達是總統共和制、馬耳他是議會制共和制,新加坡是議會制國家,澤西島更特殊,元首是伊麗莎白二世,高度自治。

(4)從貨幣上來看也不同,也分別為烏干達先令、歐元、新加坡元、英鎊。

巴比特:這些國家的數字貨幣環境有何異同?幣安進行差異化布局是否有意而為之?出于什么考慮?

趙長鵬:每個國家都有不同的特色,對我們來說,就像做實驗一樣。有很多公司只盯著發達國家,當然這些地方利潤會比較多。但是我們覺得這個事情對全世界都很有意義,是一個進步。所以我們希望在不同國家、不同環境中嘗試。

目前來看,其實不發達國家的渴求度反而更高。比如非洲一些地方,有銀行賬號的人只有11%,他們就覺得是不是可以跳過銀行,直接采用P2P的方式,銀行只提供企業服務就好。可以看到,他們有很多很大膽的創新想法。雖然這些地方現在比較落后,但是他們追趕的速度也可以很快,因為有現成的模版可以去學習。

比如歐洲也很特別,這里國家的概念不是那么強,在歐盟里面,你開車從一個國家到另一個國家,感受不到什么變化,沒有欄桿,也沒有收費站。所以在這種情況下,他們對跨境支付的接受程度就比較高。

所以我們希望都去嘗試一下,看看究竟哪一個會發展的更快,還有互相之間有沒有可以學習的地方。比如我們會跟非洲監管部門說,你看在歐洲我們是怎樣的,他們可以借鑒。我們也會給歐洲一些建議,這樣的話我們就能從更多維度去做這件事情。這個行業很早期,沒有教科書告訴我們該怎么做,所以要嘗試不同的組合。

巴比特:您剛剛所說的更多是經濟環境的差異,那么政策環境呢?共和制、議會制等不同的政治體制,是否對市場的拓展也有影響?
趙長鵬:總的來說,每個國家的反應速度會不一樣,有的國家需要議會投票決議會比較慢,而有的國家內部協調相對統一高效,速度會比較快。有些國家執政黨和反對黨兩邊都非常看好區塊鏈的發展,所以他們就很歡迎我們。有些國家雖然只有一個黨派,但是他們有時候內部也會有矛盾。

所以對我們來說,并不是特別在意政府結構是怎樣的,我們比較在意政府是否歡迎我們,溝通和推動的速度當然越快越好。比如列支敦士登是國王制,但他們的國王非常前衛,也非常注重經濟發展,這就很好。

巴比特:這幾個國家的法幣交易所是您親自去交涉的嗎?實操過程中需要做什么協調?有什么趣事嗎?
趙長鵬:并非都是我推動的,有些是快談妥了我再去,像澤西我到現在還沒去過。

過程中有蠻多很有趣的事情,因為每個國家風俗不太一樣,比如百慕大穿短褲的事情網上就流傳得很廣,我也覺得蠻好玩的。

再比如我第一次見烏干達總統的時候,他對數字貨幣的概念一點都不懂,但是他非常聰明,我跟他解釋了大概四十多分鐘,他就能夠用自己的方法基本了解了,一個月之后,他就發出了對數字貨幣非常有利的意見。這里的推動速度也非常快。類似的還有很多趣事。

巴比特:總部馬耳他和澤西島的計劃于今年6月宣布之后,似乎沒看到新的進展,是否遇到了什么阻力?
趙長鵬:首先,其實我們并沒有總部的概念,基本不會說總部在馬耳他,我們對團隊也是去中心化的結構。如果一定要說總部在哪里的話,那就是我在哪兒總部就在哪兒,跟著我到處跑。

其次,我們在馬耳他并沒有任何阻力因為馬耳他10月份會正式通過交易所的監管條款,我們是想等正式通過后,再大步啟動。雖然我們跟政府有很多溝通,政府也公開歡迎我們,但我們不希望讓他們不好做,目前為止,準備工作已經非常充足了,包括銀行、支付渠道、合規、KYC等等,而且我們跟他們總統也有一個合作的慈善基金,然后跟馬耳他的證券交易所也有兩個不同合作,一個中心化的,一個去中心化的,這邊的布局比較大,沒有任何阻力,進展非常順利。

巴比特:幣安近期有什么可以公布的計劃?
趙長鵬:除了法幣交易所,還有去中心化交易所,這是4、5月份公布的,現在也有不錯的進展,去中心化交易所計劃今年底、明年初推出,我們不想把日期咬得太死,因為會有很多不確定性因素。另外,今天幣安的慈善基金和聯合國也密切舉辦了會議,進展也很不錯。
巴比特:幣安在慈善方面近期蠻活躍的,是希望通過這種方式給各個國家留下好的印象,促使它們為幣安交易所的鋪設提供更好的環境嗎?
趙長鵬:其實是這樣,我們是想用慈善推動整個行業,有兩個層面的考慮。

一方面是我們認為過去的慈善,做得都不夠透明,有統計說大部分捐款最后并沒有到最終受益人那里,我們覺得區塊鏈很容易解決慈善不透明的這個問題。

地區推出政策,幫助父母獨自生活
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
精准九肖公式规律